my’blog

第五章新婚之夜(26/104)

转眼间,孔令奇和云梦罗大婚的日子就到了,这是一个让整个玄极城为之沸腾的大日子。云梦罗在自己的闺房里等待著孔令奇来迎接,修真者的婚礼十分简单,只要新郎到新娘的房里将新娘迎接出来,然后背著新娘在玄极城上空飞旋一周就算完成。不过如果是还没有到达元婴期的修真者,那就只能依照凡人的婚礼习俗来进行了。冷美凤和云香都在云梦罗的房间里陪她,她此时的心情十分紧张,让两人见了都不禁笑了起来。“不要紧张了,你未来的相公就要来了哦!”云香笑著说道。云梦罗闻言羞红了脸,她的心中有著一丝甜蜜、一丝期待。孔令奇在云中子和云中尽的陪同下,来到了云梦罗的房间门口,云中子朝房里大声喊道:“新郎来迎接新娘了,请开门。”冷美凤起身打开了门,孔令奇走了进去,他一看到云梦罗不禁呆愣住了,她今天一身红衣,脸上略施胭脂,真是美的难以形容,她就如同一朵玫瑰一样娇艳夺目。孔令奇此时也是一身红衣,他认为大修真界的婚礼实在太没有新意了,他记得之前和谢玲珑逛街的时候,曾经路过一家婚纱摄影店,当时谢玲珑便向他详细的讲述了西方婚礼的流程。新娘身穿雪白的婚纱,手挽著新郎走过神圣的红地毯,然后在牧师的询问下宣誓,十分浪漫美好,他想著回到人间界之后,他一定也要补办一次那样的婚礼。云中子将云梦罗的手放在孔令奇的手中,说道:“现在我就把女儿交给你了,你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对待她。”云梦罗抬头看著孔令奇,脸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。“岳父、岳母请放心,我一定不会辜负梦罗的,我以后一定会全心全意的对待她。”孔令奇承诺道,这一番话让云中子、冷美凤等长辈们听了都十分开心。接著,孔令奇将云梦罗背在背上,云梦罗双手环住他的脖子,孔令奇闻到了她身上散发的清香,感受著她圆润酥胸的柔软触感,脑子里不禁有了遐想,身体的某部分也有了反应,幸好他穿的衣服够宽松,要不然就当场出丑了。依照大修真界的规矩,孔令奇要背著云梦罗绕玄极城飞行一周,妞妞这会儿已经在云梦罗的门外等著了,妞妞本来也想跟进去的,可是依照规矩她因为属于剑器,是不能进新房的,所谓“剑进新房”有见血光的意思,不吉利,所以她才会留在门外守侯。妞妞一见到孔令奇背著云梦罗出来了,她笑著上前祝贺道:“祝福哥哥、嫂嫂永远幸福快乐。”“谢谢妞妞的祝福,你哥哥我一定会和你嫂嫂永远快乐的。”孔令奇话中有话的说道。云梦罗在孔令奇的背上羞得满面通红,她用力的捶打著孔令奇,要他不要再乱说话。妞妞立刻幻化成了飞剑环绕著孔令奇盘旋,辅助他飞行。孔令奇背著云梦罗依照大修真界的规矩飞行之后,落在玄极宫的前门口,司马关、八大长老,以及玄极城的各个门派的掌门都已经等在那里了。众人都迎上前去向孔令奇和云梦罗道贺,孔令奇和云梦罗连忙向这些大人物们还礼,因为今天还有许多外城的修真者前来道贺,他们可不能失了礼数。云中子、冷美凤、云中尽、云香和唐双也都忙著招待这些客人,玄极宫此时热闹非凡。在玄极宫的左大殿内已经摆放来了两百多张桌子,上面摆放著水果和美酒,这是修真者的宴会预测推荐,桌上没有大鱼大肉预测推荐,有的只是天然的水果和香醇的美酒。孔令奇和云梦罗一桌接著一桌的敬酒预测推荐,听著客套的祝福,应付著喝下酒,幸好两人的修为都已经到了元婴期,酒对他们而言如同清水,要不然这上千杯美酒下肚,可够他们难受的了。忙了一整天,这场盛大的修真宴会终于结束了,各个门派的掌门、长老都离开了,孔令奇和云梦罗被送进了司马关为两人准备的新婚洞房,同时孔令奇也将妞妞收进体内,虽然妞妞万分不愿意,但是孔令奇怎么可以让这小丫头来破坏自己的美事呢?司马关拍著云中子的肩膀,说道:“云老弟,你可得到了一个好女婿啊!”“是啊、是啊!我说云掌门,我看你就别再坚持了,所谓嫁鸡随鸡、嫁狗随狗,你还是让小梦罗随孔老弟去吧!”木洋劝说道。“这话说得对,难不成你要让小梦罗在这里守活寡吗?”秦真问道。“云老弟,年轻人的事你还是不要管了,就让他们去吧!”朱言也跟著劝说道。净余、吕庆之、李刚、王重一和方正也都劝云中子不要再继续坚持,云梦罗要跟随夫君离开,这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,就算云中子再怎么坚持,依照云梦罗倔强的性格还是会走的,何必在走之前,弄得父女两人感情破裂呢?云中子叹了口气,这些老家伙说的确实有道理,他点了点头,叹息道:“也罢、也罢,这真的是嫁出去的女儿,泼出去的水啊!女儿大了,由不得我来管了,唉!”“云老弟,你伤感什么啊?你还怕孔小子亏待小梦罗吗?你放心吧!走,我们继续喝酒去,哈哈。”司马关大笑道。一行人来到了玄极宫的一处静室继续彻夜狂饮,这些人可都是出了名的酒鬼、酒仙,今天这个大喜日子,如果不喝个你死我活,怎么对得起自己呢?新房内──孔令奇真的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,这个新房和普通的静室一模一样,只有两个蒲团,真要说有什么不一样,那就是这里的壁画换成了喜庆的颜色,雕刻的都是一些关于爱情的神话。不过都不是什么好神话,左边的墙上是嫦娥奔月,而右边墙上则是牛郎织女,这样的壁画会适合放在新房里吗?孔令奇感到十分怀疑。在看看那两个只可以用来坐的蒲团,这要如何行男女之间的事呢?云梦罗此刻正盘坐在一个蒲团上,她抬头看向孔令奇,眼中满是羞涩、紧张和欣喜。当她的目光对上孔令奇火辣辣的眼神时,她马上低下了头,少女的矜持让她不敢再看向孔令奇。孔令奇被云梦罗这个眼神弄得浑身燥热,心头像有千万只蚂蚁在爬一样极痒难耐,暗想道:“不管了,没有床那就在地上好了,大概就是这里规矩吧!”孔令奇坐在蒲团上与云梦罗面对面,他拉起云梦罗细嫩的手,说道:“我真的不敢相信你已经成了我的老婆,这真的是让我觉得我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。相信我,我孔令奇发誓以后一定会全心全意的对待你。”孔令奇说这些废话主要是为了营造气氛, 天津11选5彩票平台他心中有著一丝愧疚, 天津11选5中奖查询因为他的心里还想著另外两个女孩子, 天津11选5官网他无法做到全心全意的对待云梦罗。不过他在身受封建王朝一夫多妻制度的思想影响下, 天津11认为人不风流枉少年,男人三妻四妾实属正常。云梦罗听了孔令奇的告白,不禁红了眼眶,她长这么大,第一次听到如此扣人心弦的话,这让她十分感动,她点了点头道:“我相信你,以后我都会跟著你,不论到哪里,我们都不要分开。”孔令奇将自己的脸慢慢的贴近云梦罗,看著云梦罗红艳的朱唇,他都不知道多少次幻想能吻上去,现在终于就要实现了,他心中不禁有些激动、狂喜。孔令奇原本以为云梦罗会很配合的和自己来个激情的热吻,可是他越靠近云梦罗,云梦罗就越往后倒,不停闪避著孔令奇凑上前的嘴。正当云梦罗再也无处可躲,即将被孔令奇吻上的时候,她猛然推开了孔令奇。孔令奇十分惊讶的看著她,他说不清楚自己心中的感受,有点愤怒,有点失落,也有点苦涩,更多的是莫名其妙。云梦罗惊慌失措的看著孔令奇,她记得娘教她的洞房方式和孔令奇做的不一样,他们应该不是用身体来接触的,她连忙问道:“你刚才要做什么?”孔令奇被问倒了,他用看白痴的目光看著云梦罗,他突然笑了起来,云梦罗不明白他为什么笑,只是纳闷的望著他。“今天是咱们两人的洞房花烛夜,对吧?”孔令奇反问道。云梦罗点了点头,她不明白孔令奇为何明知故问。“那你说我们在洞房花烛夜还能做什么?”孔令奇又问道,他一脸坏坏的笑看著云梦罗,云梦罗马上明白了过来,她漂亮的脸蛋顿时泛起一抹红霞。孔令奇将云梦罗拉到自己的怀中,那张嘴又不安分的凑了上去,云梦罗见状慌忙的用手捂住孔令奇的嘴,叫道:“不对、不对,我娘不是这样教我的,我们的洞房花烛夜不应该是这样的。”孔令奇听了差点吐血,这种事怎么还要娘教?这个云梦罗还真是单纯到了蠢的地步,还有她娘是不是脑子坏了?居然教女儿这种事,他突然佩服起他的岳母大人了。“那……你娘,也就是我岳母,是怎么教你的?”孔令奇好奇的问道,他实在很想知道他的那位令他佩服的岳母,到底是怎么教导女儿男女之事的。“首先,你要放开我,不准再冲过来像这样抱我,回到你的蒲团上坐好。”云梦罗命令道。这倒是新鲜了,孔令奇很听话的照做著,他在等著云梦罗下一步的指示。“现在把你的双手抬起来,成掌形。”云梦罗继续说道。孔令奇闻言照做,可是他心中纳闷不已,暗道:“这是要做什么?”云梦罗很满意的点了点头,然后坐回到自己的蒲团上,和孔令奇面对面,然后双掌贴在孔令奇的双掌上,脸上浮现满足的笑容。“然后呢?”孔令奇忍不住问道。“好了。”云梦罗老实的回答道。“好了?就这样?”孔令奇惊叫道,预测推荐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更不想相信这就是事实,原来岳母就是这样教导女儿的,他差点晕了过去,这不是摆明不让自己碰云梦罗吗?“老婆别玩了,你老公我等不及了。”孔令奇心急的说道。云梦罗见他又要冲过来抱自己,不禁大叫道:“等等,你等等啊!我只是说姿势摆好了,你等一下,让我想想后面应该怎么做。”云梦罗的话让孔令奇感到哭笑不得,他的新婚之夜竟然会变成这样,他无奈的问道:“好好,我不动,我现在真的很想知道我岳母都跟你说了些什么?”孔令奇强忍者想冲过去扑倒云梦罗的想法,勉强维持和云梦罗对掌的姿势;可是他下面的小兄弟早已开始抗议了,蠢蠢欲动的令他倍受煎熬。云梦罗说道:“娘说修真者不是用肉体来交合的,那是凡人才会做的不耻之事,我们修真者是用元婴来交合的,是神交而不是肉交。”云梦罗说这些话的时候,到是没有脸红;不过这些话听在孔令奇的耳里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,虽然他好奇神交会带来什么意想不到的感觉,可是他现在更想和云梦罗来一场激烈的肉搏战。孔令奇还从云梦罗的话中听出了修真者对凡人的藐视,这让孔令奇的心中很不是滋味,他在想自己以后会不会也和这里的修真者一样去藐视凡人?“不会,我本来就是个凡人啊!”孔令奇在心中笑道。孔令奇问道:“哦,神交,那我们该怎么做呢?”他此刻一点激情也没有了,他觉得自己和云梦罗就像小丑、笨蛋一样,本来应该开心的享受新婚洞房的温馨与愉快,结果他们两个却在这里研究什么神交的问题。“按我说的来做,闭上眼睛。”云梦罗命令道。孔令奇无奈的闭上眼睛,云梦罗接著说道:“慢慢的将你的真力送进我的丹田内,同时不要抗拒我送过去的真力。”孔令奇依言将自己的真力透过云梦罗的手,送进她的体内,同时他也感觉到了云梦罗的真力注入了自己的体内,两股力量渐渐的相互缠绕、融会。当两股力量到了不分彼此的时候,一种莫名的欢喜冲击著孔令奇的心头,让他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感。突然他觉得自己的元婴凭空从他的丹田里消失了,仅是一瞬间,他又找到了自己的元婴,他置身在一片光芒里。在他元婴的对面,站著一个身穿白衣的美丽小人,那就是云梦罗,他觉得这样的云梦罗看起来更加美丽。云梦罗的元婴正用惊奇的目光看著孔令奇的元婴,她一步一步走近他,然后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他,戳得他浑身奇痒无比。此时,孔令奇和云梦罗都维持著两掌相对的盘坐姿势,在他们两人中间有一颗五色斑斓的光球,那个光球正是融合了两人的真力所形成的。两人的元婴就在这里相会,这就是所谓的“元婴双修”,将两人的真力相互转换、融合,以达到两人彼此增强修为的目的。同时还可以感受到一种快感,只是孔令奇的元婴被镇魔金莲包裹著,他没有办法和云梦罗真正达到元婴相互融合的目的,自然也就感受不到那种融合后产生的刺激感。云梦罗的元婴好奇的看著那朵漂亮的莲花,她很纳闷孔令奇的元婴怎么长这个样子,这真的是元婴吗?她记得娘说过在双修时,两人的元婴会脱离身体,进入到一种奇幻的境界中;在那个奇幻的境界中,就只有两人的元婴在。那么这朵莲花应该就是孔令奇的元婴了,可是为何和娘说的不一样,她怎么都想不明白。她因为好奇的缘故,不停的用手指戳著那朵金莲,使得孔令奇被摧残到几乎无法忍受,于是他突然神识一动,收回了自己的元婴。云梦罗的元婴在孔令奇收回元婴后,也自动回到她的体内,她睁开眼睛看著孔令奇,就象是看到怪物一样。“你的元婴怎么会是一朵莲花?这样我们没有办法神交。”云梦罗惊奇的说道。“既然没有办法,那我们就……”孔令奇一脸坏笑的靠近云梦罗说道。“不行,我们怎么可以做那些凡人才会做的事情,不行。”云梦罗坚决反对道。孔令奇哪里会再给她反对的机会,刚才那一瞬间的快感,已经让他无法再克制了,他知道神交一定会比刚才的感觉好上许多倍;可是既然他的元婴无法做到,那他就只有用世俗的办法来满足自己的需求了。他的速度要比云梦罗闪躲的速度快上一倍,他的唇覆上了云梦罗香甜柔美的唇,他深深的吻住了她,他的舌头在她的小嘴里滑动。云梦罗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奇特的感觉,她从一开始的挣扎到后来热情的拥抱住孔令奇,体会著他带给她的新体验。孔令奇的手开始不安分的在云梦罗的身上游移,先是傲人双峰,轻轻的隔著衣服揉搓著,接著慢慢的褪去云梦罗身上的衣衫。云梦罗被孔令奇抚摸得浑身滚烫,孔令奇将云梦罗平放在石板地上,他的唇轻移到她白皙的颈、柔软的胸,吸吮著那两点红樱。云梦罗娇滴滴的呻吟著,她感觉自己就象是一团火,在不停燃烧,她很需要些什么,可是却又说不出自己究竟想要什么。孔令奇的手抚弄著云梦罗的下身,她感觉到无比的快乐。孔令奇迅速的脱掉自己的衣服,云梦罗沿著他赤裸裸的身体往下看,当她看到他尖挺粗壮的大枪时,不禁惊讶的张大了嘴,满脸通红。孔令奇迫不及待的抬高云梦罗的双腿,将自己的兄弟插进了她的蜜巢里;云梦罗感到下身一阵刺痛,忍不住尖叫出声,孔令奇马上放慢了速度,等疼痛过后,紧接而来的是一阵快感。这个时候,她才知道自己需要的就是孔令奇,她需要他,而他也需要她,一切都是那么美好、那么幸福,这就是两人同时拥有的感觉。因为是第一次,云梦罗很快就达到了高潮,那种感觉真的很奇妙;不过孔令奇的阳气太盛,在云梦罗接连达到了三次高潮后,他才满足的将自己的阳精射进了她的体内。此时,孔令奇和云梦罗都发觉到,在两人结合之后,自己体内的元婴都在成长,虽然非常缓慢,但是他们还是感觉到了,两人心中不禁有相同的想法──双修真好。两人坐了起身,这地面还真不是普通的冰凉,孔令奇在想如果是在床上,他一定可以坚持更长的时间。他突然想起了一样东西,接著他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了那张寒玉龙凤床,他当初在偷这张床时,曾触摸过这张床,它虽然名字叫寒玉龙凤床,可是触摸的感觉并不冰冷,反而有些温暖。孔令奇不禁想著如果在这上面做爱,不知道会是什么感觉?云梦罗看到孔令奇拿出了一张床,脸又更红了,她低垂著头,不敢看孔令奇。孔令奇坏笑的把云梦罗抱上了床,再次将她压在身下;这次云梦罗已经不像刚才那么被动,她主动的吻上了孔令奇,孔令奇随即热情的回应她。孔令奇再次的将自己的兄弟插进云梦罗的桃源,云梦罗有了上次的经验后,很配合的将双手环著孔令奇的脖子,双腿也缠上了他的腰。孔令奇不停的抽插著,他发现在床上做这种事的感觉就是不一样,而且更让两人惊奇的是,这张寒玉龙凤床散发著一丝暖意,同时也散发著一丝寒意,让两人感到无比的舒畅。孔令奇和云梦罗这一次交融了许久才同时达到高潮,两人都明显得感到疲惫,也发现自己体内的元婴成长的速度也要比刚才更快了一些。孔令奇搂著云梦罗渐渐睡去,这真是奇怪,修真者本来是不用睡觉的,可是两人躺在这张寒玉龙凤床上却是昏昏欲睡。当两人睡去后,寒玉龙凤床散发出青绿色的光焰,光焰形成了一个光球,盘旋著两人飞动;突然青绿色的光球射进了云梦罗的体内,随后一切又恢复了先前的宁静。第二天清晨,孔令奇和云梦罗走出了静室,司马关带领著八大长老前来,他们是来告知孔令奇一切已经准备就绪了,随时可以送他返回人间界。孔令奇一听到这个消息,高兴得差点跳了起来,但是碍于面子还是忍住了。冷美凤拉著云梦罗的手,眼泪顿时掉了下来,云梦罗从来没有离开过她,这次离开还是要去其它空间,怎么能让她不担心、不伤心呢?“梦罗,到了那边要好好的照顾自己,知道吗?”冷美凤叮嘱道。云香也忍不住红了眼眶,唐双见状体贴的将她揽进了自己的怀抱。云中子在一旁说道:“哭什么哭啊?这又不是生离死别,不就是去异界嘛!有什么大不了的,就当成是云游好了,这样也可以增长见识。”“梦罗她是第一次出远门,我怎么能不担心,你说的倒好听,云游增长见识,万一要是碰上了高手、魔头……”冷美凤不敢再说下去,也不敢再往下想了。“你乱想什么?人间界哪里会有什么高修为的魔头。”云中子斥道。“岳父、岳母请放心,我一定会照顾好梦罗的。”孔令奇上前对冷美凤保证道。“你一定要说到做到,梦罗就交给你了。”冷美凤点头道,她将云梦罗的手交到了孔令奇的手中,她相信孔令奇一定不会亏待自己的女儿。司马关带著一行人来到了玄极宫的后庭院,这里有一座刚刚完成的传送阵,传送阵是用八块巨大的方形石头搭建的,地面上绘了一幅阵法图,八大长老分别坐在八个阵位上。孔令奇和云梦罗一走进阵形的中央,八大长老便同时将真力注入巨大石块中。石块飞离地面一尺高后,开始旋转,速度越来越快,孔令奇和云梦罗只觉得眼前一花,随著隆隆的巨响,一道白光冲天而去,两人就这么被送走了。八大长老的真力几乎消耗殆尽,他们接过弟子送上来的晶石,开始吸收晶石的能量来调养。冷美凤依偎在云中子的怀里仰望天空,她在心中祈祷孔令奇和云梦罗可以平安的再回到大修真界来。

  高月:02 04 08 11 12 15 16 17 19 20 22 23 25 28 32 05 07 09 10 14

,,贵州快3

 


posted @ 20-06-04 08:09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北京pk10官方投注站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